秋天的征文

代寫網 12 0

  2019秋,雨夜漫漫,一股冷風襲來,顫抖的拐杖仿佛已經不能支撐他年邁的身軀,一個眼神,我看到了父親對故鄉的思念。如果把游子比喻成秋天南去的大雁,那么漫天飛舞的落葉必定是離人的眼淚,怎么落也流不完,每個離鄉的孩子,在秋風蕭瑟下都會泛起對家鄉的思念,回家的路已變得模糊,似乎只有在夢里才能找到。

秋裝


  1990年,父親背著行囊頭也不回的走了,離開了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,年邁的爺爺奶奶有很多話要說,為了孩子的前程哽咽了些許。轉眼間,五年過去了,我和母親也投奔了父親,來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這里沒有親人,沒有熟悉的鄉村小道,有的只是人情冷暖,歲月無常,我第一次體會到背井離鄉的感覺,有無助、更有哀愁。


  我出生在一個四口之家,父親母親是地道的農轉非,在那樣一個年代,我們就像是逃亡一樣,沒有家里的補貼,沒有親人的相助,漂泊異鄉,有的最多的便是對家鄉的思念。1996那年的秋天是異常的蕭瑟,雨水浸潤了漫天飄零的落葉,刮在人臉上還有些痛,家鄉傳來了爺爺秋收時的急訊。村里的孩子都知道,收麥子是挑時間的,時間早了麥粒不飽滿,時間晚了,部分麥粒都脫落了,不僅如此,麥子還要挑天氣,清晰地記得,那幾天父親比誰都急,然而,遙遠的距離割斷了一顆孝子之心,那一夜,父親猶如老了十歲一般。


  1998年,曾經自豪的鐵飯碗打破了,終于,父親所在的國企最終還是免不了被社會淘汰,破產后的父親四處打工,私企的日子不好過。又是一個團圓夜,父親已經三個月沒回家了,凌冽的寒風透過領口,吹得胸前陣陣的涼,窗外別人家的熱氣是怎樣一種幸福,弟弟倚靠著孱弱的母親,我在暗暗跟明天較勁,我一定要出人頭地。


  時間轉眼來到2003年,那個秋天太過漫長,年邁的奶奶最終還是沒能熬過歲月,倒在了最前面。雖然每年都會回到家鄉看一看,然而,那年,我覺得家鄉變了,變得不那么親切了。都說孩子失去母親就失去了依靠,堅毅如鐵的父親也逃不過,那次他哭的像個孩子。在外漂泊十幾載,青春在誰那里都不會永駐,父親的兩鬢早已斑白,只留下對我們兄弟倆的期望。


  2009年父親在一次作業中受了事故,我匆匆忙忙從外地趕回來,父親真的老了,本就瘦弱的母親擔負起所有的重擔。那一年,我們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在一起過了個團圓節,我很清楚,每一個在外闖蕩的游子,他的心一定是和故鄉牽掛著的。


  后來的這些年,我們一家人分分合合,大多數時間都是分開的,雖然每逢佳節我們都會電話聯系,然而,每次重逢卻經不起時間的感傷。每個人容顏都會變老,但是對家鄉、對親人卻又無時無刻不在思念。都說落葉歸根,隨著爺爺的離世,父親也不愿意再回去,因為回去多是傷感,不如留下美好的回憶。


  父親說2019年的雨太多了,尤其是從入秋以來,每個雨夜,他都思緒萬千,我告訴父親想回家了就去看看,父親說“你爺爺奶奶去世了,故鄉已不再是原來的故鄉了······”我知道,父親老了,一輩子的拼搏只為給孩子撐起一片天地,現在,我要給這個家添些溫暖,收起行囊,帶著孩子,“爸,我回來了?!?/p>

標簽: 秋天 征文

發表評論 (已有0條評論)

還木有評論哦,快來搶沙發吧~

展開
22选5河南最新开奖今天晚上